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二五〇)

    彼时抓人会议正在进行之际,门外有人来报,曰有三名客人到府,说要求见于包大人。

    进花厅内一看,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二五一)

    来人正是陷空岛人士:钻天鼠卢方、穿山鼠徐庆,以及翻江鼠蒋平三位侠士。

    自我介绍请见一阵后,他们娓娓说出了来意,言道他们可爱又任性的锦毛鼠小五弟当初因「御猫」一事与兄弟起了争执,导致最后小五采取了所有叛逆期少年肯定都响往过的一个选择——离家出走。

    既然家人们不理解自己,不赞同自己伟大的志向与高尚的理想,那便离开吧,去向那广大的世人们证明自己能力,看你们以后谁敢说我不对!

    本来四鼠心想这小五年尚轻,一时冲动在所难免,等冷静下来自然便会回来了——可他们错估了小五的志气。

    人家小五不闯出一番事业便誓不罢休!

    四鼠左等右等了两个月,却连个人影也没盼到,于是深喑自家五弟性格的他们急了,担心小五会因为赌一口气,而在开封会捅出什么破天的娄子,以致最后无法收拾,这才急急赶来了开封府。

    结果到开封后才发现,这小五是找着了,不过人家娄子也已经闯了,大哥卢方苦口婆心说服小五投案自首,岂料不止说服失败,还连带把人给气跑,老二彻地鼠也顺带丢了,再也找不到他们的行踪。

    哥哥们——主要是大哥卢方很担心,以他们对自己弟弟的了解,明白他铁定不会就此罢手,想在他闯出无法弥补的大错前阻止他,于是才来到开封府求见,诚恳地代白玉堂向包大人以及展昭道歉,并表示愿同官府一起缉拿五弟,也算是将功折罪,希望事后包大人能代他们向官家说情,看能否酌情轻判,若否,他们也愿与五弟同进退,共同分担罪责。

    卢方泪眼闪闪,在最末道:「长兄如父,教之不严,乃兄之过。还望包大人能给草民这一个补过的机会。」

    (二五二)

    包大人看不出也是个易被煽情的角色,转眼被他们的兄弟情深感动,态度一下就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从愤怒不满渐转为无奈怜惜,并向卢方保证若能捉拿白玉堂归案,定会向官家上折保奏,仰恳天恩赦宥。

    三鼠感动不已,齐齐拜倒在包大人的书生袍下,现场顿时变得一片融洽温馨,分毫不见方才的哀凄低闷之貌。

    我在一旁抽了抽眉毛:抱歉,这气氛转变得太快,在下著实有些适应不能。

    (二五三)

    这同进退共患难的兄弟之情感人是不假,但在此之前,不觉得有很多地方说不太过去吗?

    我说那不是你们小弟他的性子你们不清楚还把他放生到外面长达两个月时间不闻不问这也太天兵了吧!这段时间足够把生米都变成馊饭了!

    而且你们本来都找到人了他那么傲的人连才见过两面的在下都知道明着要他拉下脸去投案是不可能的事,至少转个弯用个激将法什么的啊你还这样傻傻地把人激走!

    (二五四)

    在我苦着脸有槽吐不出憋得很辛苦的时候,他们已经兀自分配好工作了:白日由王、马、张、赵细细缉访,夜晚则由展昭同着三义暗暗搜寻。

    班表拍定,立即散会实行。

    我终于惊醒,赶忙拦下他们,踌躇一会后好奇心胜出,决定开口向三鼠求证:「那个……请恕在下失礼,能否请教下诸位义士,是否听过一名姓金名懋叔的男子?」

    卢方表情有点惊讶,他打量了在下一阵后,才道:「金懋叔乃五弟一时兴起所取的化名,谐锦毛鼠之音,他出外行走江湖之时,偶尔会拿来使用……这位兄台,您认识五弟吗?」

    卢方这么一说,所有人刷地一齐盯向我,尤其是开封府众人的目光,令在下顿时有一种竟知情不报成为了叛徒感觉。

    咳嗯,错觉、错觉。

    我吞了口口水,把二遇金懋叔,还有在寺庙投宿他装鬼吓人的事给说了,「他觉得吓那些和尚太容易,当时便曾说过要就该找些大场面下手,比较富具挑战性……」

    众人一头黑线。

    卢芳的脸羞成石榴,他兄弟徐庆倒是挺乐,完全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的代表,四鼠蒋平则是在一旁静著脸看不出心思。

    (二五五)

    结果那一日下午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是故当在下想起还没同展昭要回玉佩的时候,大伙已经解散各忙各的事去了。

    展昭因为受伤又刚值完夜班,硬是被拽回房休息,由包大人进宫面圣,说明案情,并请官家暂时免除展护卫的夜班工作,以便日后能十二个时辰全力拿人。

    ……先不论这包大人疑似又在压榨人力的发言,总之这展昭如今又累又伤的,好不容易挣来点时间休息一下,在下怎么好意思又去打扰他?

    反正玉佩有他收着,横竖丢不掉,明日再找他取便是了。

    我走回书房取鹤氅,准备收工回客栈。

    (二五六)

    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说了,可能令人莫名其妙,弄不好还会流为自作聪明;可不说,真要发生什么事时,又将于心难安,过不了自己心底的那道坎。

    唉,人生苦短,矛盾常在啊。

    (二五七)

    临走前,我想了又想,最后还是决定对公孙先生开口:「先生,这个…我……那个……开封府……」

    结巴策略成功引起公孙先生的注意,并适度表露出自己的不自信,以表示接下来的话完全属没根据的猜测,只是表达一下忧心。

    「小春,你有何话,但说无妨。」此时的公孙先生已回复成平日温文儒雅的假象,他微微一笑,面带包容地鼓励我。

    「那个……先生,府内这阵子,是不是该小心保管贵重物品?」我斟酌了一下词语道。

    「……哦?这是为何?」公孙先生看起来有些意外。

    「因为金懋……那白玉堂不是曾说在此地无法同展兄分出高下么?所以我想……他会不会想办法将展兄引离京城,好让他们之间的决斗能少些干扰?」

    面对公孙先生照妖镜一般的眼睛,我口气有点发虚,可只能硬著头皮续道:「而若想将展兄……引离京城,便要有让他……不得不离开的理由,若府里有物品遗失,重要到他不得不亲身前去取回的话,便有可能将展兄诱离出京城……我知道这想法听起来牵强,我只是觉得有这个可能性而已,先生你可不要笑我。」

    公孙先生没有笑我,他低头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