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虽别庄内张灯结彩,红绸漫天,可看出季卿是上了一番心思,可在贺兰昀眼中如此亦是叫贺兰春受了委屈,他的妹妹在家中时是何等娇养,捧在手心尚怕叫她受了颠簸,怎能用如此简略之礼进季家门。

    贺兰昀一拳捶在树干上,只恨贺兰家势弱,否则季卿焉敢如此行事。

    “二哥。”贺兰晰从后面走了过来,手搭在贺兰昀的肩头,压低声音道:“这是季家的地盘,春娘既已进了季家的门,断无回头之路,勿要因这点小事惹季卿不悦。”

    贺兰昀猛的回过头去,看着贺兰晰,目光中冷光幽幽:“你认为这是小事?”

    贺兰晰道:“自是不是要事,二哥应明白与季家联姻所图为何。”他说着,露出一抹自得的笑:“二哥方才也瞧见了季卿的失态,可见他待春娘很是有些不同。”

    贺兰昀冷笑一声,道:“你亦是男人,瞧见个绝色美人一时失态也是有的,这样的道理你都不知吗?”

    贺兰晰将手中的扇子一拢,笑道:“旁人怎能与吾家春娘相提并论。”

    话话音刚落,便听见后方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眸光当即一冷,回头瞧向来人脸上便重新挂起了和煦的笑容,扯住贺兰昀的手臂,道:“二哥还是赶紧随我入席吧!今儿不管怎么说都是春娘大喜之日,咱们做兄长的断不能缺席。”

    季卿在酒席上并未瞧见贺兰家两兄弟,因此叫了槐实来寻人,槐实知季卿颇为看重贺兰春,因而对贺兰昀与贺兰晰也极尽礼遇,恭声道:“王爷派奴才请两位郎君入席。”

    贺兰晰微微颔首,笑道:“有劳公公了。”

    “不敢当郎君一句有劳。”槐实笑道,伸手比了一个请的姿势。

    随行季卿的将士具以入席,借由今日的喜事不免也放肆了几分,纷纷向季卿敬酒,他亦是来者不拒,贺兰昀与贺兰晰入席之时他已连喝了五大碗烈酒,面上微呈酒气,一双眼却是炯炯有神,亮的惊人。

    抛开成见,贺兰晰对季卿这个人还是颇为欣赏的,年纪轻轻便手握幽州四十万大军,军中上下无一人不服,这样的男人自是豪杰,但凡心中有几分豪气的儿郎,对这样的男人都会生出几分敬服之心。

    季卿大笑着,眼中带了几分愉快,他虽不是时下受人追捧的翩翩如玉,俊美无俦之貌,但形貌却英伟非常,此时一身玄衣大刀阔斧的坐在上位,难掩恣睢意态。

    他见槐实引着贺兰昀与贺兰晰入了席,举杯遥遥一敬,由他开了头,他麾下将士当即有样学样,纷纷与两人敬酒,贺兰晰酒量甚好,可谓是来者不拒,其豪爽实叫人刮目相看,一时间两人身边围满了人,与之称兄道弟。

    季卿侧首问一旁的京墨,道:“侧妃那可有安排妥当?”

    京墨低声回道:“徐夫人那已安排了人去服侍侧妃,侧妃陪嫁的下人已具是安排妥当,王爷只管放心。”

    季卿微微颔首,起身下去与众将士同乐。

    贺兰春所在的喜房是别庄的正房,房内摆设无一不精,一眼扫去便看到好些簇新的物件,屋内有个伶俐的侍女见贺兰春目光打量着屋内,便倾身一福,用讨好的语气道:“屋内的摆设王爷特意命徐夫人全部换置过。王爷待您当真是极其看重。”

    贺兰春唇角翘了下,刚要开口问徐夫人是谁,便有下人前来通传徐夫人前来请安。

    徐妈妈觉得有些奇怪,在贺兰春颔首便将人召了进来。

    贺兰春打量着来人,看模样至多不过三十,容貌倒是秀美可人,一双美目生的极妙,又听她自我介绍一番,心下有了计较,当即笑道:“原来这别庄的不到都是出自夫人手笔,我倒该谢谢夫人为我操劳一番了。”

    徐夫人忙道:“不敢当侧妃此言,这都是妾应做的。”她略低着头,用眼角的余光瞧向了贺兰春,刚刚只闻其声,觉得娇媚动听,如今窥见这张芙蓉面总算明白了中山王为何如此重视于她,她生平所见美人也是无数,然若些人在这位贺兰侧妃面前却皆是黯然失色,所谓绝色当如是。

    “夫人坐下说话。”贺兰春笑着自己下首的位置,她抬手间丰盈微微轻颤,妩媚娇娆的脸上充斥着一种令人不舍眨眼的容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