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 请补充订阅,以便正常阅读!感谢小天使支持正版!  钱佳宁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我压根就没见过, 你是第一个。”

    “那是,我可是仙家宝贝。”聚宝盆得意的笑了笑,随即掰着手指头算了算时间, 看着杨佳宁又有些发愁:“可是你要是花太多时间去学习的话也实在是耽误赚钱。”

    他低头从肚兜上的一个小口袋里翻找了一会, 掏出了一个十公分长五公分宽的木头盒子恋恋不舍地递给了她:“我已经十万年没从口袋往出掏东西了, 就为了让你赚点钱可真是不容易。算了,今天我大方一点,送你一个见面礼吧。”

    光亮消失,眼前又恢复成熟悉的黑色, 钱佳宁睁开眼睛,发现床上放着聚宝盆送给自己的盒子。轻轻地打开房门, 钱佳宁见客厅已经关了灯屋里静悄悄的, 这才小心翼翼地关上门, 拉亮灯泡打开这个看起来有些古朴的盒子。

    里面有一个瓷瓶和一本书, 虽然瓷瓶上面连个标签都没有,但是钱佳宁的手一碰到它, 脑海里自动出现了一条信息:开窍丸, 可增强记忆力和大脑灵活度,太上老君炼制。

    钱佳宁吞了吞口水, 小心翼翼地打开瓶塞, 从里面倒出一个桂圆大的药丸子, 她正拿着翻来覆去地看呢, 就听脑海里聚宝盆紧张地说道:“仙家宝贝可受不得污染,你要是再不吃效力可就打折扣了,赶紧吃了别浪费药效。”

    钱佳宁手一哆嗦立马把药丸子扔进嘴里,正在她琢磨着会不会被噎着的时候,药丸已经化成甘甜的汁水流进了喉咙。眨了眨眼睛,纷杂的往事像潮水一样涌了出来,连一岁时候尿裤子的事都记起来了。之前她还准备从明天开始复习初中课本呢,这回倒省事了,她甚至连今年的暑假作业是啥都想起来了,这药效也太好了。

    “你说我吃了这玩意以后是不是就过目不忘了?”钱佳宁表情似乎被如此清晰的记忆吓到了,表情有些呆滞。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炼的仙丹。”聚宝盆显摆的声音是再一次传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他的手艺呢。

    钱佳宁眨了眨眼,觉得自己真是走狗屎运了,人生如此失败居然能重来一回,还能装了一肚子仙家宝贝的聚宝盆砸中,她觉得自己前生绝对拯救过银河系。

    钱佳宁摸索了会空药瓶,只见它像是玉石做的一样,质地细腻、带着淡淡的光泽,她刚准备把这瓶子郑重的收起来以后当个传家宝之类的,就见瓶子闪了两下消失了。还不等询问,聚宝盆警惕地声音从脑海响起:“这瓶子我得我回收,以后还能装个琼浆玉液啥的,出去串门还等当个水壶,千万不能浪费。”

    钱佳宁一脸黑线,她发现了这个聚宝盆和传说中的不太一样,格外会过日子!

    聚宝盆似乎发现自己的神设崩的有点快,他轻咳一声连忙转移钱佳宁的注意力:“言归正传,你来选个心仪的职业,争取早日发家致富走向人生巅峰。”

    钱佳宁打开聚宝盆给的小册子,上面写着几行字:厨艺、武术、医学、木匠、裁缝、美容美发、电焊、修自行车、风水、捉鬼、算命、盗墓……

    钱佳宁一脸无语:“你这行业倒是涉及的倒是挺全面呀。”

    “那是,我们仙家宝贝也要与时俱进,要是在你前世那个年代,上面的分类更全,连电竞都有,我家主人的童子最喜欢打游戏,总结了不少实用的经验。”

    钱佳宁已经不想问他仙界怎么联网了,看着这么多手艺,她琢磨着到底先选哪一门技能。首先后面几个都不是很靠谱,前面三个只有厨艺最实用,成本少见效快时间灵活,最重要的是现在摆摊也不会被城管撵着跑。

    “就选厨艺吧。”钱佳宁刚说完,扉页上的字就消失了,转而出现了一行黑体大字:刀工。

    突然间困倦席来,钱佳宁打了个哈欠,还不等下床关灯就歪在枕头上沉沉地睡着了。灯绳随着窗口吹进的风摇曳了几下,忽然往下一沉,灯泡熄灭了,隐约间还能听到一个孩童的嘟囔声:“用电还得花钱,可不能浪费了。”

    钱佳宁站在一片雾里有些发懵,刚才还在看聚宝盆给的技能书,怎么打了个哈欠就换地图了。不过已经经历了重生和聚宝盆事件,钱佳宁觉得自己的心理素质杠杠的,没什么事情能让她觉得吃惊了。

    四处看了一圈,终于在雾里面找到一个小门,钱佳宁推开门,里面是一个空旷旷的房间,房间中间摆着一张巨大的料理台,上面放着两个案板和一堆食材,正在系围裙的老者有些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怎么才来,赶紧过来切菜。”

    钱佳宁见他挽着一个发髻,留着雪白的胡须,身上系着一个卡通的围裙怎么看怎么出戏。不过既然能在这个地方出现,钱佳宁觉得这肯定也是个神仙,她连忙上前鞠了一躬:“师父,您好!”

    “不用叫我师父,叫食老就好。”老者从鼻子哼了一声,然后开口说道:“美食讲究色、香、味、形、质、养、器,而这个型字就体现在刀工上,今天我们先学习常用的十二中刀法:切、片、削、剁、剞、劈、剔、拍、剜、旋、刮、食雕。”

    钱佳宁看着老者拿起一个土豆,手快的只能看到残影,她感觉自己的一口口水还没咽下去的时候,案板上圆滚滚的土豆已经变成了整整齐齐细如牛毛般的土豆丝。

    食老的语速很快,手速更快,不过二十多分钟,他已经把所有的刀法要点讲解了一遍并且做了示范。把身上的围裙解下来丢给钱佳宁,食老弹了弹他那雪白的长袍,钱佳宁原本以为食老会在一旁看着自己练习,谁知食老转身在旁边变出一个按摩沙发,腿一翘从口袋里摸出个手机就开始玩游戏。

    听着手机传来的激烈的厮杀声,钱佳宁有些恍惚地看了看四周:“这都能有信号?”

    “赶紧干你的活,切不完十筐土豆,你今晚别想出去。”食老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又不知从哪里摸出个冰糕塞进了嘴里。

    感觉这届神仙画风有些怪怪的……

    忽略了耳边吵闹的游戏声,钱佳宁拎起一把沉甸甸的菜刀回想起刚才食老讲的内容,拿起个土豆开始切丝。事实证明,有些技能理论记得再好也没用,一动手全瞎了。钱佳宁嘴里翻来覆去的把食老讲的要点默背了十来遍,可是切出来的土豆丝依然比手指头还粗。

    上辈子钱佳宁的心思都放在了赚钱上面,对于吃的东西一直不讲究,忙的时候能连吃一个月包子,就是有空的时候她也舍不得买什么精细的食材,不过是土豆白菜之类的常见菜,一锅炖了又当饭又当菜吃饱了就行,压根就没有什么厨艺。

    不过钱佳宁也是个吃苦耐劳的女人,上辈子穷的时候去工地上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