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铁甲骑兵的出现如同沸腾的油锅里浇进了一瓢冷水,是压垮岭西部骑兵的最后一根稻草,岭西部骑兵根本就没有心里准备,当铁甲骑兵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不仅是勐叱和余悸有些蒙逼,就连两人手下交战的骑兵也傻眼了。

    这仗怎么打!

    双方已经厮杀了二刻钟时间,虽然不能说是人疲马乏,但疲劳是一定的,要是增加数百轻骑兵,还打不破双方的实力均衡。

    可是铁甲骑兵完全不一样,这就是人形怪兽,古代版的推土机,想躲吧!整个攻击阵型就乱了,迎战吧!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数量级,是拿鸡蛋碰石头,简直是在找死!

    岭西部骑兵根本就没有心里准备,加上双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对方的骑兵身上,等到发现铁甲骑兵时,数百铁甲骑兵如同一把烧红的利刃插进了乳酪里,几乎就是瞬间的功夫,整个岭西部密集的骑兵阵就被洞穿。

    黒域城轻骑兵紧跟在铁甲骑兵的身后,将混乱的岭西部骑兵分隔成数块,打乱的岭西部骑兵就是一只只待宰的羔羊,被黒域城骑兵吃掉一大块,所过之处,岭西部骑兵再也无法保持攻击阵型,拼命的朝着四周逃窜。

    败了!

    败得太快了,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勐叱和余悸感觉天都塌了,地也陷了,还想将四散的骑兵聚拢起来,可是一个人的力量是如此的渺小,被败退下来的岭西部骑兵裹挟着逃亡草原深处。

    黒域城骑兵并没有乘胜追击,只是分出了百人队在周围劫杀,败退的岭西部骑兵根本不是黒域城的目标,还有更大的一只肥羊大餐正等着他们呢?

    躲在队伍最后的嘢函首先发现了不对劲,当霹雳弹和火油弹在岭西部骑兵中炸响燃烧时,他已经看见勐叱和余悸仓惶的逃窜,也看见了黒域城左右两翼的骑兵从两侧合拢过来,这样的场面对于机动性高的骑兵战术非常的常见,自然知道接下来意味着什么。

    其实在勐叱和余悸没有败退之前,嘢函就已经心生退意了。

    这倒不是说嘢函有先见之明,更不会预测未来,而是他发现了黒域城步兵的强大,再打下去岭西部根本沾不到任何便宜。

    暂时的退让,对于嘢函心里并不会产生什么可耻和羞辱,损兵折将才是嘢函无法接受的结果。

    嘢函向来奉行打不赢就跑的理念,哪怕能惨胜,也不是能接受的,衰弱的岭西部只能成为别人成长壮大的养分,其他部落可不会给岭西部休整舔舐伤口的时间。

    这点和黒域城的发展完全不同,要知道黒域城可是贫瘠之地,就这样还遭到其他部落的攻击。

    岭西部需要的是一块水草丰美之地,这样的地方竞争更加残酷,黒域城可以选择向极北发展,岭西部却只能选择南下,这就注定了两者发展的方向迥异,承受能力也不相同。

    “后撤……!”

    嘢函发现自己啃到了一块硬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