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桑远是不操那个心的,跟习绍两个去了省城,直接被温文找上门,大吐苦水说是要辞职。习绍是无所谓,桑远却不干。

    虽然说温文是在给他们打工,但其实是想给她一个在这个世界留下的理由。

    这么些年过去了,他和习绍都长大了,模样也更成熟,但温文却一直还是初见那个样。只是,沉默的时间更多了。

    他总觉得,不给她找点事做,她就会像来的时候那样突然消失。

    曾经他也问过她,她说她就许了个愿,只要能让她的生活中出现一对男男结婚,她宁愿不看剧不玩游戏……

    然后……

    得,回到了没有电视电脑手机的年代了!

    桑远是知道新世纪年轻人的生活状态的,就是在习家,像她那么大的孩子也经常机不离手。再加上都是独生子女,五湖四海的又不经常在一起,手机视频什么的就成了最常见的联系方式。

    所以,对她的回答是哭笑不得。

    问她想做什么她也没个目的,而且每次都说等他们结婚,她大概就满足了,让他们的谈话总进行不下去。

    后来,他们结婚了,她心满意足,种了桃林,就眼巴巴的盼着桃花开。相比起城里,她倒是更适应乡下的生活。

    虽然不能起早干活,但起来了就会在村里到处走,哪里的活都要去插把手,但因为瘦弱的模样,谁都不愿意让她多做。

    让她很无奈的感慨:长成这样怪我咯!

    可以说,未嫁女中,就她最无所事事了。

    年龄大了些后,也有人对她有过意思,但她张嘴就问别人要不要男朋友,让那些人都很无语,生怕她会给他们介绍一个男朋友!

    有人还找到了桑远,桑远又有什么办法?

    “我不管!现在的火车虽然慢了点,但我不介意!我还没见过大海呢!飞机也没坐过!船也没坐过!我要出去玩!”

    自从听了他们在海边买了房子,温文就一直想出去玩,这回好不容易逮着他们,说什么也不想干活了!

    虽然她只是帮忙看着店,有什么问题就汇报一下。

    “去玩可以,但回来还是得干活。”本来白养她也没事,但桑远不想看着她颓废。

    “我不!我都给你们打了十年工了!没房没车还没假!你们这是剥削!”温文瞬间不干了,没心没肺的无理取闹。

    桑远直接被逗乐了,很认真道:“嗯,村里那房子你是不要了,车子给你又怕撞到人,逢年过节也就只有年假,确实是剥削你了。不过……”

    桑远话锋一转,“我就是剥削你怎么了?”

    “万恶的资本主义!”温文被他噎的骂了一句,看得习绍直乐。

    要知道,他们可是响应国家政策搞农业发展,可没走什么投机倒把的事,她也真敢说资本主义!

    要是雇她是资本主义,那像她一样的打工者该去喝西北风了!

    到最后,应了她暑假带她去海边玩的事,等习家人搬回城里她就可以到处去玩的事,总算把她安抚下去。

    不过,一听他们要去西部,又是一番死缠烂打的要去。让桑远两人对她,简直头疼至极。

    她这边闹完,好吧,酒馆那边又来电话说有人闹事,指名道姓的要桑远过去服务,还说他们服务态度差,区别对待什么的。

    桑远让人报警,等他们赶到,警察也到了。

    结果一看,哟,还是熟人!

    “呵!桑远,你那么大能耐,还要警察随身保护?”

    几个看起来流里流气的青年在一个青年的带领下,纷纷嘲笑起来。

    “桑来贵,这么多年不见,你倒是越活越回去了!”桑远都是军队保护的,哪里需要警察保护?这么说起来,这桑来贵在桑来福跑了后就没什么音讯,桑远以为他到城里打工了,没想到是当起了混混!

    “来来来,不是说服务至上吗?哥几个是来享受服务的,不是来跟你扯皮的!你们这服务态度不行啊!也不是哥说你,有钱就弄好点嘛!你看看这什么,木碗?”

    桑来贵拿起酒馆的特色餐具,一一嘲笑一番,听得其他人也都怀疑起来。但一些有见识的人却面露鄙夷,对于这种无知的小混混感到可耻!

    “警察同志,快把他们抓走吧!他们根本就不是来吃饭的,刚才还对我们的服务员动手动脚。”酒馆的负责人连忙跟那来的警察汇报情况,至于老板那,他觉得没必要汇报了。

    “以前没让你好好读点书,是我的错,但你出来丢人现眼,还要拉着我就是你的错了!你到城里找了王春兰?她怎么没带着你上门来?”

    桑远对于还能看到他真的很意外,而且还好死不死的上门来闹事,简直觉得他是越活越回去了。

    如果没记错,他应该是知道他有多大力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