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夏泠久居宗门,并不知晓风逍子的大名。

    但这不妨碍她领会蒋立话里话外的威胁。

    她一时间没有说话。

    蒋立此人,明明是宗门弟子,却伪装成散修,在这破望山脉劫道鬼混,从他细心变装来看,十有八九是瞒着宗门的。

    若是放了他,他为了掩下事端,必然不会泄露此事,就是心有怨恨,最多日后偷偷的报复。

    杀?

    不杀?

    ……

    此时,密林的另一端,萧炼从藏身的树后走了出来。

    周围一片狼藉,遍地都是倒伏的树、石,修士的尸身,就散落在这些东西之间。不管是穷是富,修为高低,在死亡面前,都得了个平等。

    “师妹?”

    药鼎宗的男修搀起同伴,小心的给她渡去一点灵力:“你怎样了?”

    “此地不宜久留,”他脸色煞白,满面惊恐,左右张望一会,便拽着女修,一幅赶紧离开的架势,“我已发出传讯的灵蛛,掌教已知我等落难,这就——你干什么?!”

    他陡然停下话,戒备的看着走到身前的萧炼。

    若是按照他平时的脾气,有个凡人,还是低贱的背棺奴、胆敢拦住他的去路,他定要挥出一道罡风,将之立毙掌下。

    但在见了那绝色女修,是怎么一个一个,将这群把他们师兄妹逼入绝境的散修杀了后,对这有可能是她‘同门’的凡人,周波是怎么也不敢放肆了。

    “走开。”男修低声呵斥道,“休要挡道。”

    萧炼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脚步在地上带起一道湿润土痕,但很快的,他又重新站了回来,不言不语,神情一派平静,朝周波摊开掌心。

    “干什么?”周波皱眉。

    萧炼在地上划下三字:

    ‘伏龙丹’。

    周立一怔。

    他这才想起,先前为了诱使夏泠出阵帮忙,曾胡乱的许诺下以伏龙丹相赠。

    周波心底一颤。

    伏龙丹、伏龙丹……既然敢以‘伏龙’为名,自然不凡。

    这是金丹期至元婴期,都得上的丹药,能助修士在短时间内打通经络,爆发出比平时强几乎三倍的力量,持续时间依照个人体质不等,且后遗症温和,只是失去灵力,卧床休养几天而已。

    这种珍贵丹药,自然难得。光是炼制材料,便需要一味五千年以上的缠体木做引。

    而周波身上,恰好,就有这么一颗。

    这自然不是他的私有物,而是这次堕月盟会,药鼎宗预备给他师兄,药鼎宗新三代弟子,唯一一名金丹修士,裘湛的。

    被散修团伙伏击时,他们分开逃走,原以为对方会被金丹期的裘湛引走,于是将珍贵的伏龙丹交给周波——毕竟无论怎么看,金丹真人的储物袋都要丰满得多。

    但没想到对方会如此谨慎,盯着他们这伙筑基弟子不放。

    若是在此时,将伏龙丹交出去,哪怕回到宗门,他也一定要受罚。

    可那女修……

    “好!”

    良久,周波咬牙道:“这便给你!”

    他摘下储物袋,只取用了几件法器,便抹去禁制,将整个储物袋都扔了过来,拽起女修,头也不回的:“东西在里面。”

    ——反正,这颗珍贵丹药,也是为了宗门骄子而预备的。

    左右他都讨不了好,那就让裘湛受着吧,他就不信了,一个金丹修士,若是有心为同门周旋一二,会拖不了那些散修片刻。

    分明是将他们当成了炮灰!

    灵光一闪,很快,地面卷起的烟尘渐渐平息,萧炼抬头望去,已然不见药鼎宗弟子的身影。

    他松了口气,只觉心如鼓擂,周波或许觉得自己已足够克制,可一个盛怒之中的筑基修士,所散发出来的威压,也还是令萧炼气血翻涌,浑身骨骼都似要哀鸣。

    他微微张口,一丝血迹便从嘴角滑落,很快,萧炼的眼角、耳洞……也都开始涌出细细的血丝。

    “……”

    萧炼伸出手,扶住树干,过了一会,总算是觉得好了些,便有些艰难的擦掉血丝,慢慢的俯下身,把落在枯叶间的储物袋给捡了起来。

    他细心拍掉袋子表面的灰尘,将它放在怀中。只等夏泠回返,便将储物袋交给她。

    ——那位仙子,好心出手相助,这是她应该得到的。

    周围十分寂静,把周波的储物袋收好之后,萧炼便镇定的开始——收尸。

    他背着那口巨大的棺材,先是走到斧正的身边。

    这名金丹修士,体格分外庞大,即是死了,也压在一片残骸之中,十分显眼。

    萧炼俯下身,将他的储物袋取下,与周波的储物袋系在一起,打算等夏泠回来一并给她。

    接着他身上的锁链忽然滑动,发出‘哗哗’地声响,他站着没动,但他身后那口棺材,却仿佛闻到了血食味的猛兽,如有意识一般,自己颤动起来。

    砰!

    锁链慢慢延长,直至约数十米处,那口棺材猛然跳下萧炼的脊背,竖立着往地面一戳,几声沉闷的响动后,便掀开了棺材盖。

    只见这仅有五尺六寸的棺木之中,竟已经堆叠着,密密麻麻的趴满了人。

    最底下的已经是白骨,稍微上面一点还残留些皮肉,最上层的人栩栩如生,衣着与萧炼类似,竟也是盘棺洞的背棺奴!

    萧炼神情平静,捡起地上的死尸,还将他抖了一下,随后他把斧正往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