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夏泠望着呈合围状,将她的退路都封死的散修们。

    杀心啊……

    宗主询问她时,她是怎么回答的?是了——

    ……

    祈存正与斧正等人暗中较劲,都希望能独占这女修,再不济也能抢占头筹,忽然却神情一怔。

    被他们困围住的少女,唇角微弯,笑了起来。

    她不笑时已是绝美,一旦展颜,便连这轮皎月,也黯然失色。

    祈存心底酥麻不已,仿佛被勾了魂,若非刻意控制,怕是当即要扑过去,小心讨好、仔细奉承,这般夸张的反应,祈存自己都甚是惊异。

    再看其他人,也是一副色授魂与的荡漾样子。

    又过了数秒,祈存才反应过来,少女似乎在说什么。

    “……因此,诸位意下如何?”

    他一怔,连忙收神细听,然而少女似是已经说完,正微笑着等待他们的回答。

    祈存抬眼看去,正好与她四目相对,视线相接的刹那,不知为何,祈存心里打了个突。

    他正惊疑不定,便听斧正断喝道:

    “你这女修,真是不知好赖!”

    “美人好大口气。”那一贯爱装模作样、摆儒生做派的蒋立也森然道,“我等五位金丹在此,美人还是温驯些好。”

    少女好像没什么意外的表情,只是道:“我已经说过,我既非铜,亦非铁,是做不成炉鼎的。诸位的心思是注定落空了。”

    “再者,诸位不愿交出赃物、自断一臂谢罪,”她平静道,“那么一会死了,也请不要有怨言。”

    这是祈存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他心底浮现些好笑的情绪,口中一句:“仙子——”音还未落,忽觉一股香风袭来。

    中年修士露出些许陶醉的表情,紧接着‘噗嗤’一声。

    夏泠飞身而来,并指成刀,猛然刺穿了祈存的身躯。

    她的半条手臂透胸而过,将祈存的护身罡气、法衣,乃至于正好抵在他胸前那根哭尺,一并洞穿!

    这一切不过在瞬息之间,祈存连哼都没哼一声,仍保持着那有些滑稽的笑容,直接就断了气。夏泠又蓦然用力,灵光涌动,只听一声闷响,中年修士的身躯,好似一个被吹涨的气球,猛然炸裂开来。

    鲜血、肉块,纷纷洒下……天空仿佛降下一场血雨。直至此刻,众人才蓦然惊觉一般。

    以夏泠为圆心,原本呈合围之势,将她包围住的散修们,竟不约而同,迅速向后疾退,那白发西老跑得最为敏捷,其次是一脸震惊的蒋立。

    唯有夏泠自己,依然悬于原地,低头瞧着自己的手心。

    她掌中有一金属物,是那哭尺的碎片,其上盈满祈存的血。这热血仍有余温,顺着她的指尖滴落。

    片刻,她蜷起掌。

    是了——

    面对宗主的垂询,她是这样回答的。

    ‘若是该杀之人。’

    ‘我都不会有所犹豫。’

    啪!

    夏泠夹着哭尺碎片掷出,与一枚钢针于半空相撞,脆响之中,哭尺碎片与钢针皆碎,散逸出点点灵光。

    “不好!”西老召回其余的散魂针,惊道,“此女修为莫测,我等做了误判!”

    “诸位同道,”西老大喊道,“快随我一齐出手——”

    他还没说完,夏泠身影一闪,直冲着散修众人,霎时间竟飞掠至近前。

    老头反应极快,立刻抽身而起,犹如一道窜天的轻烟,径直而上,而他身侧的斧正却没那么好运气了,正面迎上了夏泠。

    “妈的!”

    斧正怒骂一声,随即抽斧,这时也顾不上什么怜香惜玉了,斧锋冷光烁烁,挟裹着罡风朝夏泠劈去。

    这么近的距离,这一斧几乎避无可避,于是夏泠伸出手,掌心朝上,在斧锋劈过来时,以掌硬接了这白刃。

    只听一声巨大的‘嘭’!她五指收起,紧紧掐在斧上,这金刚之铁、灌注灵力的斧锋,居然当场碎裂!

    “噗——”

    斧正蓦然喷出一口血,眼中全是难以置信:“我的——”

    他还未说完,头颅忽地飞出去一半。

    夏泠一拳打在他脸上,直接将这名金丹初期的炼体修士,打得脑袋开花,一半脑仁泼洒而出,接着又劈手夺过他那还剩一半的巨斧,用力一抡,在斧正身后的两名筑基修士,当即命中坠下。

    只是眨眼,劫道散修已去其四。

    “斧正?!”

    蒋立叫嚷一声,刷地展开了羽扇,他身边几名带甲卫士,立刻便凑过来,将他团团围住,护持在中央。

    与此同时,西老却抽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