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明尚书的心虽然因明大夫人的话暂时松了下来,但明珞这事,他思来想去,总觉得把她嫁给肃王,就犹如埋了颗钉子在自己心上,总会令他难以安枕 - 可提出将明珞嫁给肃王一事,是他父亲承恩公明老太爷和太后商议定下来的,他根本推翻不了。

    明大老爷思谋了好一番终于在翌日去了自己父亲的院子见了明老太爷。

    明老太爷早已退出了朝堂,处于半归隐的状态,非重要的事情明尚书是很少来打扰他的 - 这日他过去的时候,明老太爷正在书房练字 - 明尚书进书房之前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心腹随从,那随从便乖觉的远远守在了外面。

    明老太爷见到儿子过来,也没停下手中的毛笔,只等明尚书在旁侍立了小半个时辰,才头也未抬地出声问道:“今日你过来,为的是何事?”

    明尚书也不敢跟明老太爷兜圈子,道:“父亲,太后娘娘她有意将珞姐儿赐婚予肃王爷,可是这些日子发生的一桩桩事情,儿子看出珞姐儿她怕是对肃王根本无意,原本家族决定的事,也轮不到她们小辈去愿意不愿意的......可是,父亲,珞姐儿她,毕竟是二弟留下的唯一骨肉,儿子实在是有些于心不忍。”

    明老太爷正在写着一个“夕”字,听到儿子这话,正好收那最后一点,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乍一听到儿子突然说起幼子,他手上那一点用力就有点过猛,把个夕字压得戳了心一般。

    明老太爷盯着那个字没出声,就又听到长子继续道,“父亲,肃王他狼子野心,早晚必生异心,届时珞姐儿夹在其中......儿子思来想去,都觉得对不起二弟......”

    “那你觉得当如何?”明老太爷没有抬头,语气堪称平静道。

    “父亲,儿子想着,珞姐儿她,毕竟是二弟唯一的骨肉,为了二弟,儿子只想她平安康顺,圆圆满满的过上一世。肃王那里,依儿子看,既然北鹘有意许嫁北鹘公主,我们不若就让太后娘娘促成此事,将来再将瑗姐儿嫁予肃王为侧妃,如此既可以削了肃王在军中的威信,又可安抚肃王......”

    明老太爷终于停下手中的笔,转过头看向儿子,道:“伯量,你当真觉得明家的女儿有多金贵,想让肃王娶谁就娶谁吗?”

    明尚书面上一僵。

    然后他就听到自己父亲语气不明道,“你说起你二弟,你心里很清楚,太后提出将珞姐儿赐嫁肃王,肃王可能会接受的原因 - 因为当年西宁受北鹘进犯,先帝曾下密旨让你二弟趁增援西宁军的时候暗中配合北鹘刺杀肃王,但你二弟却逆了先帝的旨意,反联合肃王一起击退了北鹘,然后,两个月后,你二弟就在云州和北鹘之战中战死。”

    “肃王虽可能不知你二弟抗旨助他之事,但他和你二弟毕竟有同袍之情,肃王虽外传冷厉无情,但却素来重视一起征战的将士,从不亏待他们,所以他看在你二弟的份上,才有可能接受这个婚事,也不会因着珞姐儿是明家女而亏待她 - 最不济,将来我们拿出你二弟逆旨助他一事,也能让他善待珞姐儿 - 可你要把瑗姐儿嫁给他,凭的是什么?为的又是什么?”

    “父亲。”明尚书跪下,语气悲痛的唤了一声。

    明老太爷看着他悲痛的样子,看了好一会儿,突然“呵”了一声,但眼睛里却是半点笑意也无,然后声音渗出丝丝冷意道:“伯量,珞姐儿和肃王的婚事,太后早在两个月前就已经提出来了,过去这两个月你都没有不舍得,现在如何却突然开始不舍得了?是不是因着珞姐儿最近的性情变化,让你觉得心中不安了?怕珞姐儿不能如你原设想的那般为你所控 - 所以觉得嫁自己的女儿更安心一些?”

    “父亲,”明尚书惊道,他心情激荡,捏拳咬牙,不多时竟是滚下泪来,又沉痛的续唤了一声“父亲”。

    明老太爷定定地看着他,原先面色还只是沉着,但不知为何突然就猛地变了,然后抬手就直接将手中的毛笔掷向明尚书,怒道:“做出这副样子,到底是做给谁看的!说,你到底是做了什么亏心事,珞姐儿一个小姑娘,不过是稍稍有点小情绪,你就这般惶惶不可终日的样子,你到底是做了什么事对她这般忌讳?!”

    毛笔直接刷到了明尚书的额头上,“啪”一声,火辣辣的疼,然后那黑色的墨汁从额头淌下,再加上明尚书两眼还含着泪,那模样着实有点惨不忍睹。

    但明尚书却完全顾不上这些,事已至此,他不说也得说了,就道:“父亲,并非是儿子忌讳什么......而是当年二弟,二弟的死,并非是战死,是先帝,是先帝他......”

    明老太爷只觉得心里一阵搅碎了般的疼痛,他狠狠地瞪着长子,在明尚书“先帝,他”了半天还没有后续的时候,咬牙切齿道:“说!”

    明尚书心一横,续道:“是先帝他恨二弟抗旨不遵,反助了肃王击退了北鹘,大涨了肃王威信,令他小小年纪就在军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