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  电刀马上被递过来,探入患者体内, ‘滋’的一声, 血肉被炙烤的焦味若有若无地飘起来了, 所有人都习以为常,在手术科室做久了,人会走向两个极端, 吃素, 或者特别喜欢吃烤肉。

    各式各样的仪器发出稳定的滴滴声,腋下切口被分离器夹好,胡悦上前自觉地拉好钩子:床前教学就是这样, 从实习生开始, 将来的医生就要不断地进出手术室, 从一场又一场手术中学习前辈的宝贵经验, 见证过手术台上各种各样的突发状况, 经过多年连续不断几乎可以说是虐待的磨练, 到最后才能接过手术刀, 在患者的皮肤上, 划下自己挑选的那道血痕。在此之前的那么多年——你就在旁边拉钩吧。

    能拉钩已经是不错的待遇了,至少这样离手术视野最近, 能学到的也最多,很多助手只能在旁边递器械, 想方设法地凑着看, 还得看护士的脸色:老护士可不管你那么多, 妨碍到她做事, 顿时就是一个白眼递上来,她们能给你受的气可还有很多呢。

    电刀滑过肌肉和脂肪层,切开以后转为电凝模式,植入内窥镜——王医生其实是个很不错的指导老师,一边分离间隙一边说,“从腋窝做,麻烦是麻烦点,但伤口隐蔽,相对安全,而且不影响将来哺乳。现在主流逐渐不是在这里选,就是选乳.房下皱襞。从乳.晕做进去的已经不多了,不过这个就是有点不好,通道过长,以前只能盲剥盲塞,现在有内窥镜就好很多了,其实你也能做。”

    他这是知道胡悦轮转的时候没有进过整形美容中心:这本来也属于一个新领域,很多大医院的整形美容中心现在都是外包出去,胡悦的专业是颌面修复,在一些医院被归为口腔科,如果轮转医院的医美中心相对独立,没轮转过去倒也正常。所以有心多给她科普几句,至于说‘她也能做’云云,这就不能当真了,手术中,最考验基本功的是切口,切口在哪里划,怎么下刀,这是最纯粹的手艺,之后就是剥离间隙了。这个要剥离不好是会出事的,一整台手术,真能轮到助手上场的,也就是……

    隆.胸手术有好几种开口方式,但说白了,除了自体脂肪丰胸以外,几种开口无非就是把通道建立在哪里而已,大体的原理依然是一致的,通俗讲就是把你的皮肉掀起来,把假体塞进乳腺组织和肌肉、筋膜之间的腔隙里,至于说塞到哪个间隙,这就看个人的选择了。

    说起来很复杂,但操作中,从腋窝切入的话,甚至有医生是直接用手指去撕开组织的,而且只能凭经验和感觉分离腔隙,女性旁观者看了可能会胸前一痛,现在有了内窥镜,不需要再凭感觉,很多医生也会用专用的分离子,不过,操作原理上依然没有变化,一具人体仰卧在手术台上,胸部上缘靠近腋窝的地方被撕开了一个大口,露出鲜红色的血肉,这是一个红边的,黑黑的洞,金属色的器械在里头掏啊掏啊……过了一会,王医生说,“好了,假体。”

    一个水滴形假体被送了上来,王医生的工作也大概完成了,他说,“换人拉钩,助手来塞。”

    是的,助手在这场手术里最大的作用就是现在——像王医生这样的大红人,一天手术至少都是3台起,这塞假体的活如果都由他本人来干……那还要助手做什么?

    第一天跟着上台的时候,胡悦还被和气的王医生搞得疑神疑鬼的,直到假体植入——也就是塞硅胶的环节才明白师霁的用意。

    捏了捏手里滑溜溜、手感肉肉,有点儿格叽格叽感觉的假体,胡悦深吸一口气,摆好姿势,神情肃穆,暗运丹田之力,郑重地把假体往皮肤下头塞去。

    隆.胸已经是一项非常成熟的手术,注入的材料也多种多样,从盐水袋到硅胶,大概一般人也不会去想单边200ml左右的袋子是怎么放进身体里的——这大概就相当于是往胸部塞了一包袋装牛奶的程度,如果心大一点,想营造出丰满的形象,那么就是350ml,这么大的袋子,要从一个五公分的口子,硬生生地塞到被剥离出的间隙里,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而且还要值得注意的是,人体也是有极限的,不可能魔术般忽然变出350ml的空间来,这有点像是在生孩子,虽然最后孩子会从阴.道被生出来,但这并不代表在小孩通过前,阴.道就会有这么大的空间。

    把假体往里怼,就有点像是把小孩从阴.道里塞回去,更可怕的是,子宫原本是有这么大的,但间隙却未必能剥离出那个空档,那该怎么解决?

    只有一个答案:就靠人的力气往里硬塞。

    ……这比生小孩还难。毕竟,把小孩接生出来是双方配合,光靠医生一个人想把小孩塞回去,那是种什么感觉?19层的乳.房整形部全是男医生,助手也以男性为多,女助手那都是规培轮转过来,这不是没有道理的。

    “一手握住,另一只手用力,用力啊。”王医生这会儿悠闲了,靠在一边曼声指挥,“下盘要稳,用手臂的力,加点腰力,往里送,其余人帮着固定一下患者——”

    公立医院医生的毛病,还不是很适应求美者的说法,对他们来说,躺在手术台上的都是患者。

    胡悦用尽全身力气,从口罩后发出含糊的呐喊,“呃啊啊啊啊——”

    “往里怼,往里怼,你没吃早饭吗?瞬间爆发力,”王医生提高了声音,“呼吸,呼吸,注意呼吸节奏,别喊,省点力气,用力,用力!”

    已经他.妈用力到眼前都模糊了!这是人类能完成的任务吗?在你皮上切个五公分的开口,往里塞一袋牛奶试试看,试试看啊!

    假体一点点消失在切口里,顺着通道缓缓往下,格叽格叽的声音还在,时刻提醒她这东西和小孩差不多珍贵:按说,假体不会因为她这点握力被捏破,但事有万一,如果破了,将会酿成惨剧,就像是某年被一马踏平世纪波的女星一样,这就不是重新开口的问题了,硅凝胶一旦破裂,里头的颗粒会和肌肉甚至是乳腺组织黏在一起,分离工作将是让人不愿回想的噩梦——这就回到她轮转过的科室了,整形修复科里的乳房修复……

    胡悦让自己集中注意力:不能太用力,也不能不用力,真得和王医生说的一样,用上腰力,沉着有力地把一大袋东西往实诚诚的肉里塞——

    “呃啊啊啊啊!”她打从心底发出艰难的呐喊。

    “继续用力,继续,继续!可以,快看到了,快看到了。”

    “呃啊啊啊!”

    “胡医生加油,马上就到了。”

    “来人给胡医生擦汗!”

    一屋子人围着胡医生加油打气,胡医生本人已经气喘吁吁、眼神迷离,在手术帽下也能看到蓬乱汗湿的发丝,护士贴心地送上纱布为她擦汗,“快到了,快到了。”

    “哦哦哦哦——”声音几乎传出手术室,胡医生的眼睛都要鼓出来了。

    被画好的区域肉眼可见的鼓胀起来,王医生上前捏了几把,“可以,到位了!”

    手术台周围顿时响起欢呼声,不少护士都是边欢呼边笑:一天3、4台最少,早看惯了,但看小胡医生这么塞假体实在是好玩。对她们单调又严谨的工作多少是个调剂。

    “开始逐层缝合。”

    这必须要换人了,这种手术,主刀医生能做好最后一层缝合就足够,这还是因为患者对疤痕美观要求比较高,如果是一般的外科手术,最外层的缝合都会交给助手去做。毕竟这也是基本功了,胡悦也不是做不好,她是实在没有力气了,塞完这一轮,比跑十公里都累,手抖腿抖,眼前发黑,连站都有点站不住了,差点没跪在地上OTL。把位置让给规培医生,她就自觉地到墙角去蹲着了。

    做完一侧,还有一侧,这边缝合好了,又轮到王医生下刀分离,两个规培医生一个拉钩一个往里塞,大男人力气的确是比较有优势,虽然也累,但是要比胡悦好多了。

    胡悦休息了一会,也没法怠慢,刚喘好气就上去替换拉钩子,规培医虽然食物链比住院医低,但这两个规培医都是科研博士出来培训,在王医生手下时间也比她长,学历、年龄、资历都占优,她也没什么架子好摆的,三个助手一个拉钩一个塞假体一个缝合,她这波手还抖,没法缝合,不帮着拉钩又得去塞假体,那真是要疯了。

    一台隆.胸术一般都是2个小时左右,熟手也就一个来小时,做完了缝合好,人交给麻醉师,医生就可以出来休息一会了。王医生泡杯咖啡,在办公桌前靠着啜饮,“嗯,休息一个小时——今天任务不多,再做个三台就没事了。你们也就这样,各自分一下啊,一人一台塞一次,轻松愉快,美滋滋~”

    ……还要再塞三次?

    胡悦捏捏酸疼的上臂,嘴角一抽一抽的,连笑的力气都没有了:这是过度无氧以后,肌肉撕裂的痛感,至少要恢复个两三天。师霁这一招确实够狠,学医的人对体能上限有了解,这不是能靠意志力克服的困难,肌肉撕裂了根本没法用力,两个男助手能撑下来的体力活,她可能确实是负担不了。

    这种事看体力,个体差别很大,王医师看起来也不是故意针对,只是手底的确缺人,男生当畜牲用,女生也就当男生用了。不过胡悦知道自己要是老躲了这最累的活,师主任那里肯定有话要说。

    她不禁也有点茫然了:撑着一口气,一定要进师医生的组,到底是不是愚蠢,现在她也分不清了。

    就算是撑过这一关,师霁想要为难她还不多得是办法?说他不是奴隶主,其实上级医师对住院医来说也就和奴隶主差不多,只要他自己想逼走她,这样的事情永远都没有结束,继续坚持下去,为了什么?希望根本就是虚无缥缈,压根就没法去指望什么转机,难道,她还想用自己的努力去感动师霁?

    想着想着,她自己都忍不住笑起来,王医生看她狼狈成这样还笑,都有点奇怪了,“笑什么,你已经迫不及待了?”

    他发坏,“那下一台两边都给你塞。”

    “我不是我没有。”胡悦脱口而出,慌得不得了。

    办公室大家都笑了:像胡悦这样的女孩子,可能的确如师霁所说,‘丑’得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